洪洞县里无好人,凉城县衙有青天

avatar 2020年1月10日12:11:36 评论 12

《涅槃经》第十九卷
[八大地狱之最,称为无间地狱,
为无间断遭受大苦之意,故有此名]

五百年前,性工作者苏三被人污蔑杀夫,受刑不过,含泪画押,关进死牢。“越思越想越伤情,洪洞县里无好人”,是苏三蒙冤后对旧体制衙门的控诉,这句话可以看出苏三是个活得很真实的人,她蒙冤入狱后并没有用虚假希望安慰自己: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

因为说真话蒙冤入狱的谭秦东医生同样活的真实——

新京报:你刚被抓时,我听你律师讲,你认为自己是无罪的。但是到了3月份他再见你时,你就认为你有罪了,而且你希望律师给你做有罪辩护,你为什么有这样的变化?

谭秦东:在 看守所里面,实话说那种日子真不是人待的。我不是说看守所的制度不好,但是真的是在里面每天就是睡在厕所边,每天吃两个半馒头,没有自由。然后里面充斥着 负能量,你觉得人生活在那种环境里面,真的精神会非常压抑。我当时内心真实想法就是想早点出去,主动提出看能不能争取在法院判个缓(刑)。

新京报:但是你内心认为你其实……

谭秦东:我是无罪的。

新京报:你是觉得你即便无罪,最终也可能很难还你清白?

谭秦东:对,我觉得,我担心我自己被判的很重。

新京报:后来你的律师给你写了一份申诉书,内容包括你认为你自己无罪,也交给你看了。当时你为什么要让你的律师把这份申诉书撤回来?

谭秦东:我觉得可能不会被采纳,然后再就是说,当时想早点出去嘛,就是说干脆算倒霉吧,抗下来就抗下来吧,坐几个月、半年什么的,能出去就出去吧,没必要。我们内心也是良民,说句不好听的,算自己流年运气不好,轮到自己了,抗就抗过去吧。

新京报:那你没有想过,你要是认罪了,将来出去再做很多事情,你可能都是一个刑满释放人员,你没有想过这些后果?

谭秦东:没 有,我就想出去,我想我女儿,我想我爸爸,我爸爸70岁。我爸爸是正月十三的生日,70岁我都没在身边,我爸爸有冠心病。以前工作太忙没想过,但是进来一 想,自己真不是个好儿子。父母还有多久日子,能在一天就是一天,能多陪陪他们,就多陪陪他们,正月十三我整整哭了三天,每天都是以泪洗面。我也是客观地 讲,我心里面就是想早点出去。

新京报:你觉得比你到底有没有罪还重要?

谭秦东:对。我就是想回家,我就是想回家。

新京报:但是你也是一个医生、知识分子,你知道做的没错的情况,如果要用认罪来换取自由,你也不在乎?

谭秦东:不在乎。只要在牢里待过的人都知道,自由比什么都珍贵,跟家人在一起是最幸福的。没有 待的人真不知道,没有自由,没有朋友,十几平的空间,关八九个人,真的没有人受的了的。

有8个字最适合概括100天里谭医生的心理变化:人心如铁,官法似炉。民不与富斗,富不与官争,多少无奈...

当年苏三被押解去太原前,当局顺便把她示众游街,苏三向周边的男性求助,但很多男客人都装作不认识她,世态炎凉,拔枪无情。显然,在此次凉城县警察跨省抓捕行动中,有良知的人们并没有像当年苏三的客人们那样,但我不能说谭医生能保释出狱是单纯依靠网友们的力量,但回头梳理谭医生被抓100天里发生的事情,我们会发现,网络舆论的压力对促成谭医生被尽快允许保释起到了不可忽视的作用。

相比网友们一边倒的支持谭医生,最有发言权的媒体(不敢点名,但你们懂得)却对谭医生的遭遇只字不提,只含糊的说了说鸿茅药酒的OTC证该查查了,这种选择性失明就像鸿茅药酒标注的[不良反应尚未明确]一样,尚未明确的反应其实是危险系数最高的。

谭医生的发文章的那个公众号就5个粉丝,在一个仅有5个粉丝的公众号发了篇阅读量2000多转发100多的文章就被2000多公里之外的警察蜀黍给抓了,就问你怕不怕,反正老徐怕,每个写字的人都怕,强者不是不怕,而是能战胜恐惧!宁鸣而死,不默而生!行的吧,情到深处老徐又歌以咏志了...见谅,我已经很久写字不用叹号了,咱又不是卖保健品的,写字用那么多感叹号干吗,是吧。

不过总体说来,还是要感谢这次参与跨省谭医生的办案警察们,是不是觉得这措辞很别扭,应该叫办案民警才对吧,老徐觉得,民警,应该以民为天,所谓“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民警全称人民警察,人字为先,以人为本,要有人性,但人家是强力的国家机器,强力到可以毫不费力的横跨祖国2200公里疆土去抓一个说了几句实话的医生,机器是不需要有人性的。

不过还是要感谢警察们,谭医生没有躲猫猫死,也没有喝开水死,也没有鞋带上吊死,100天后,我们又见到了谭医生,只不过跟当初那个意气风发温文尔雅的医生形象相去甚远,此刻镜头里的谭医生,俨然一个刚被从黑煤窑里解救出来的矿工。

在菜市口行刑那会,刽子手们经常会说,“爷,我伺候你走,也是吃哪碗饭办哪桩差,您放心走好。”,客气得很。刽子手也讲究职业素养。

看得出,这100天里内蒙古乌兰察布市政法委领导下的凉城县警方也保持了较高的职业素养,谭医生并没有遭受刑讯逼供也没有被牢头狱霸欺凌,我愿意相信这是因为看押看守人员心中最后的一丝正义感让谭医生免去了皮肉之苦,尽管老徐向来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揣测中国人,但我并不想说是舆论压力让他们在是否让谭医生屈打成招的事情上有所忌惮。

伟大的领袖、伟大的导师、伟大的统帅、伟大的舵手、我们心中最红最红的红太阳毛主席曾经说过:“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言者无罪,闻者足戒;有则改之,无则加勉。”但不肖子孙们却一再打他老人家的脸,谭医生不是第一个因言获罪的人,也必然不会是最后一个,当然,我们所期望的言论自由并不是无底线不负责任的妄言自由,我们要的是说实话的自由。

联合国1948年通过的《世界人权宣言》中的第十九条以及《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十九条明确提出了“言论自由”的定义。

《世界人权宣言》中的第十九条指:
“ 人人有主张及发表自由之权;此项权利包括保持主张而不受干涉之自由,及经由任何方法不分国界以寻求、接收并传播消息意见之自由。 ”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十九条指:
一、人人有保持意见不受干预之权利。
二、人人有发表自由之权利;此种权利包括以语言、文字或出版物、艺术或自己选择之其他方式,不分国界,寻求、接受及传播各种消息及思想之自由。
三、本条第二项所载权利之行使,附有特别责任及义务,故得予以某种限制,但此种限制以经法律规定,且为下列各项所必要者为限:
(一)尊重他人权利或名誉;
(二)保障国家安全或公共秩序,或公共卫生或风化。 

老徐觉得,谭医生所言,完全符合《世界人权宣言》及《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之精神主旨,且谭医生之言不仅没有损害国家安全和公共卫生,反而是对国家安全及公共卫生的促进和保护,谭医生是一位有公民意识的合格国民,比那些头上裹个绸子露个肩膀头子上街打砸同胞私人汽车的爱国贼们高不知道哪里去了。

党的十七大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依法保障人民的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监督权”,谭医生用自己100天的关押保护了自己的表达权和我们的知情权,我们在围观谭医生被跨省事件中或许是因为利益集团并未伤筋动骨而被保障了四权。怎么说呢,感谢青天大老爷把谭医生换给了他的父母妻子和女儿。

avatar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