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在用何首乌治脱发?你的肝在颤抖

avatar 2020年1月10日12:10:07 评论 27

中国青年网报道,崔飞于1989年出生,崔华国夫妇一辈子务农,省吃俭用将其供到读研究生。毕业后,为了好找工作,他来到医院治疗脱发,院方共给崔飞开了8个疗程的中药,每个疗程14副药。在吃药过程中,崔飞曾感觉身体不适,吃东西没味觉,还曾暂停过服药。3个月后,因为脱发问题仍在,又去另一家医院求诊,该院给崔飞开了30天的药。吃到第22天,体检被查出肝损伤,复诊后确诊为药物性肝损伤。两个月后,因为病情加重,崔飞被转入国内权威的北京解放军302医院,该院的最后诊断是“药物性肝衰竭”。 12月31日凌晨4时,崔飞因病重身亡。为了救活崔飞,崔家人四处举债近百万元。崔飞死亡后,一家人承受不住打击,天天只能以泪洗面。医生统计,这位硕士服用下的何首乌总量接近6斤。
 
以上老徐曾经在知乎上写过的一个答案,何首乌过量的危害最高可以致死,这是发生在现实中的真人真事。
 
但是很多人对此仍然不以为意,百度搜一下何首乌的功效和食用方法,大量有误导公众的内容排名居高不下。
 
《大陆中草药肝损害调查》是两年前一份很有意义的学术报告,这份报告很长,老徐截取一些和何首乌相关的报告,让大家看看,很多人心中的“常识”和科学相差有多么遥远。
 

2个故事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地坛医院肝病中心主任蔡皓东讲了这么一个案例:她近期的一个乙肝病人本来恢复得不错,突然出现黄疸、转氨酶升高症状,一番询问后才发现,这位患者私下服用何首乌,期望补肝且医治白头发。蔡主任当时就急了:“何首乌伤肝的病例已经见怪不怪。肝病患者怎么还能服用损害肝脏的中草药?”仔细排查完原因后,确认病人的两次肝损害跟何首乌都相关。
 
第二个故事就更灰暗了。北京地坛医院肝病中心副主任医师闫杰,遇到一个20余岁的小姑娘做过肝移植。而原因,正是源于一次严重的药物性肝损害:小姑娘服用中草药乌发导致。这种肝病也叫急性肝衰竭(ALF),死亡率极高,即便患者及时接受了肝脏移植手术,它的死亡率仍可达20%—40%。解放军302医院肝衰竭诊疗与研究中心的临床医生赵攀有两篇学术论文,分别发表在《PLOSONE》和《Critical Care Medicine》两本医学期刊上。其中一篇指出,“中国急性肝衰竭的最主要病因是中草药。”
 
这就是残酷的事实——如果你听信了何首乌生发的说法,并且长期使用,你极有可能因此患上严重的肝病,甚至丧命。

3个数据
*安徽医科大学的许建明教授2005年曾开展一项覆盖全国16家大型医院的药肝回顾性调查,结果显示,1200多例药物性肝损伤病例中,中草药的致病因素占20.6%。
 
*2006年一项16个省市的调研通过国际量化评分标准筛选出213例急性肝衰竭,结果中草药占据28%的比例,排在第一位;在导致肝损伤患者死亡的药物分类中,中草药也是排在第一位。
 
*《120例药物性肝衰竭临床分析》文献指出,从 2002年到2012年,302医院收治药物性肝损害患者超过3000例,其中120例患者出现药物性肝衰竭。引起药物性肝衰竭的药物中,中草药占了61例(50.83%),病人治疗的好转率不到三成。在该院药物肝损害病例数据库中,何首乌致肝损害病例数在所有中药中排第1位。
 
以上3个数据均来自肝病专家在过去数十年中从猜测到怀疑、从怀疑到分析、从分析到证实的漫长研究,这基本能说明,中草药已经成为导致中国重症肝损伤的主要原因。
 
相对来说,国外医疗机构对这种中草药要严厉的多。加拿大、英国、澳大利亚等国药品监管部门均出台了针对何首乌及其制剂进行监管甚至限用的政策。2006年,英国药品和健康产品管理局(MHRA)在接到7例服用何首乌制剂引起肝损害的报告后,发布了有关何首乌不良反应的相关信息并封杀了这种药材的进口。
 
中国的药监局在过去几年接到数万例有关何首乌等中药成分的损伤报告,但反应一直很慢。直到2013年10月,何首乌相关的中成药第一次在国内被勒令做出改变。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首次针对何首乌发出通知,明确肝功能不全者禁用养血生发胶囊、首乌丸、首乌片、首乌延寿片、首乌延寿颗粒5种含何首乌的药品;同时将这5种含何首乌的药品转为处方药管理,并要求企业修改产品说明书。

 
1个延伸
何首乌只是一个例子。很多国人认为中草药是纯天然的成分,毒副作用当然比西药更低,这种思想思想根深蒂固。在肝病问题中研究发现,导致肝损伤的中草药很多是非处方药,药物缺乏清晰的说明,又没有注明毒害性,导致上述药物被加剧滥用,这一连串问题将中草药的危害急剧放大。用蔡主任的话来说:“纯粹是没病找病。”
 
很容易让人联想到的情况是,有毒副作用的中草药材绝不只是何首乌一种。文献报道,马桑叶、四季青、地榆、萱草根、何首乌、肉豆蔻、丁香、蜈蚣、斑蝥这些常见的中药成分,都对人体产生不同程度的肝、肾损伤,而患者本身很难觉察,只有到了严重程度才会为服药者知悉,但这个时候需要付出的代价已经相当之高了。
 
何首乌和生发、乌发没有任何关系,服用它只会造成肝损伤和其他不可预知风险。

不要再让你的身体“肝儿颤”,治脱远离何首乌。

avatar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