植发价格是否偏高?

avatar 2020年1月10日12:08:54 评论 8

电影《我不是药神》中,一个卖4万元一盒的药物,跑去印度买仿药,500块钱就可以买到药效一样的产品。
 
有些发友问我,植发手术价格是不是也太高了?世界上是否存在一些渠道,可以把几万块的植发手术变成几千元甚至几百元?
 
我们先来看看,一台植发手术的真实成本有多少。
 
单独从做手术这个事情来看,你需要一间手术室、一个医生和3~5个护士、一些植发器械(取发器、镊子、种植针)和手术消耗品(碘伏、纱布、麻醉剂)。
 
植发手术不需要复杂的电子设备,几乎所有器械都是人工操作,这和很多项目要用到动辄几百万的医疗器械相比,成本大大降低。取发器械、种植器械、医用目镜、麻醉剂等等这些所以器械和耗材加起来,不会超过3000元,平摊到每个发友身上更少,不超过1000元。
 
不过手术不是什么地方都可以做的,需要一个手术室。不同的手术对于手术室有菌和无菌的程度有不同要求,如果是I类无菌净化手术间,可能需要上百万的设备费用,但是植发手术只是微创,即便用上顶级的设备,一间手术室的成本也不会超过30万元,如果这个手术室给1000患者做过手术,那么每个患者摊到的成本是300元。
 
有了手术室,有了器械,手术也不能做,还得医生来操作,这一块是成本的大头。每个医生的提成和总收入都是不同的,无法精确计算,所以这一块我们只能简单推算下。目前北上广一线城市,一个全职植发医生月总收入在3~6万元是最常见的,一个月30台手术至少,平摊下来每一台手术,医生的报酬是1000~2000元,取1500元平均值。
 
光医生一个人肯定也干不成所有的事情,一台手术还需要3~5个护士协助,但是护士的成本就低了很多,5个护士的月收入最多是2万元,还是按照30台月手术来算,就按700元。
 
还有个大头不能忘记,就是房租。北上广的行情,中等规模(年手术1000台)的植发门诊房租,一年150万差不得还得有的,如果是大型规模(年手术3000台),房租至少200~300万。按一年时间150万房租来算,每个患者平摊1500块钱成本。装修怎么也得200万至少,再分摊2000元吧。
 
现在,医院租下来了,手术室有了,植发器械有了,麻醉剂纱布有了,请的医生护士都到位了,一台植发手术即将诞生,按照一年1000台手术这样的标准,那么每个患者平摊的成本是1000+300+1500+700+1500+2000=7000元。
 
这7000元差不多就是极限的成本。
 
但这种算法其实是不严谨的,因为任何行业都有隐形支出,就好比开个奶茶店,你一看,这没什么成本嘛!这么多人买肯定大赚,结果真正开店之后,才知道赚钱没那么容易。
 
不过,以上算法是限定在一年的时间和1000台手术这个假设,随着植发机构的发展,大型植发机构的营业时间早已超过1年,年手术量早已突破10000台,它们的房租、手术室等硬件成本随着时间变得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一台手术的硬成本肯定不会超过5000元的。
 
但是请大家注意,以上所有的假设中,我们没有提到患者是怎么来的,把一个患者弄到你医院做植发手术,成本可能比手术本身成本更高。
 
最简单的方法就是百度竞价,百度竞价几乎是个无底洞,投资越来越高,效果越来越差,随便一个点击就要消耗你几十元上百元的费用,中等规模的植发医院投入在百度上的钱一年至少几百上千万,大一点规模的植发机构一个亿起步。
 
百度不是唯一花钱的地方,网络上能花钱的地方多的是,你投个信息流广告、请人合作、请网红代言,都是不小的支出。
 
人弄过来了,别人未必信你,你还得做一些品牌的建设,比如电视广告、地铁广告、公交广告,一个地铁牌位一个月就是几十万,这钱不能说花钱,应该说跟烧钱一样。
 
这个过程背后,还要养着大量的运营团队、销售团队,有人力成本和管理成本,所有人的工作都是为了让患者相信,他们是更好的选择。
 
所以给大家总结一下:植发价格的组成=手术成本+流量成本+信任成本,手术成本我们可以估算,流量成本和信任成本是无法精确计算的,因为它们和竞争环境密切相关,以后只会越来越高。
 
大家觉得植发手术贵,并不是植发手术贵在本身,也不是贵在人力(其实人力成本并不算太高,我们之前计算过),而是贵在它的流量和信任成本,如果这部分成本可以忽略,那么一台植发手术的价格真的可以降低很多。
 
现实的情况是,我们很难降低流量和信任成本,因为竞争的关系,患者的选择越来越多,医院不持续进行广告的投入是很难和别人竞争的,钱必须烧、广告必须投,价格自然也没法给你降,其实植发医院的利润率已经连年出现下滑,很多中小型植发机构已经退出这个行业。
 
前段时间小米上市,雷军谈到了他的房地产理想,“我曾想把房价干到二分之一或者三分之一”。
 
外界描述这一启发大概如此:将一批买房人组成合伙企业,众筹拿地,将地价在房价中的占比保持在20%至30%,然后完成设计、施工,合伙人再一起消化,甚至省去建设豪华的项目营销中心。
 
这个想法虽然有点理想化,但是也指出了一个思路——如果能省掉中间环节,那么很多我们认为高不可攀的东西,其实没有那么高价格。
 
《药神》中进口药物的价格高高在上,绝对不是全部因为研发费用的高昂,而是中间环节太多,有些你看得见,有些你看不见。

如果老徐自己筹建医院,我第一个想做的事情就是减少这些中间环节,砍掉那些高昂的营销成本和信任成本,让来做植发手术的人尽量只为手术本身买单,因为医疗这个东西和其他商品不同,它只求解决问题,不应该有太多的溢价。
 
但现实可能会很残酷,因为这可能会触碰一些人的利益,所以需要一个真正可执行的方案。
 
理想还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

avatar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