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发友的一封信

avatar 2020年1月10日12:06:26 评论 18

是时候告诉大家了。

好头发要做一家属于发友自己的机构。

它的名字就叫“好头发”,这是十年前我创办网站的名字。这十年来,我亲眼看到脱发行业由边缘到壮大,看到植发行业由无到有,到现在成为年轻人热搜的话题。

脱发,已经真真切切的影响到无数人的生活。

那么十年过去了,现在我们的社会,能真正解决脱发问题了吗?

我觉得没有。

我说的没有,既有医疗层面的原因,也有商业层面的原因。目前来看,商业层面的原因更多。

也就是说,很多患者的脱发问题并非不能解决,而是成为了商业竞争中的牺牲品。

老徐曾经和朋友做了八年植发,从一家诊所,到全国二十多家直营连锁,从最初年营收百万到过亿,当初很多人做医院都当实体来做,我力主按照互联网的大潮去做医疗,那是SEO、SNS的黄金期,谁看到机会,就预定了成功的门票。

一路坎坷但还算顺利,差不多花了五年的时间,企业已经成为行业老大,不过出人意料的是自己却在企业最辉煌的时候选择了离开。

离开的原因当然和利益有关系,但是关系其实并不大,其实我是一个对物质欲望并不强烈的人。

脱发这件事情其实并没有那么难搞定,多年前FDA就已经有结果,国内关于脱发治疗的研究文献和论文一抓一大把,相关的经验和治疗方法总结的清清楚楚。

给发友的一封信

然并卵。

多数用户到现在还是一脸懵逼。

为什么呢?

因为这个行业的从业者们,并不喜欢把真相传递给用户。从商业的角度来看,这是“商业壁垒”,如果一个问题被三言两语说清楚了,那意味着商业空间的缩小,这点道理难道企业家们会不懂吗?

所以用户想治疗脱发,他面对的不仅仅是治疗这个事情本身,而是无数商家制造的信息壁垒和消费陷阱,能用药物恢复的他会推荐你植发,能植发2000单位的他推荐3000单位,不能植发的也能给你讲成能植发的,这些的故事我看过太多,这样的患者,对医院来说不值一提,但对于患者本人来说,绝对是铭记很久的痛苦体验。

这是个浮躁、逐利的时代,你无法对别人期待太高。

所以我想自己来做。我不想改变世界、也不打算愤世嫉俗,只想在自己能力范围内,在自己眼睛能看到的区域里,把植发这个事情做的更纯粹,更干净一些。

给发友的一封信

当年离开植发医院的时候,我对这个行业有很多想法,我想消除这种信息不对称的局面,因此在知乎也算是笔耕不辍,现在感觉自己还是太年轻了一些。

互联网医疗已经是一片大潮,它无法听到一朵浪花的声音。

有相熟的读者,知悉好头发做植发医院,问我们为什么要做?

其实我想说它并不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植发医院,这个时候,最好不要定义它到底是什么。

我们只是想通过自己的行动,尝试撬动一下这个行业,我坚信一个原则——社会组织最终会进化成更好的形态,这其中总需要一些人站出来,成为先驱者,或者炮灰。

因为有太多人希望得到一个透明的、科学的的就诊和服务体系,能够真正的得到性价比超高的解决方案,而不是迷失在连绵不绝的商业城墙中,任人宰割。

一定有一条路可以干净的去做医疗,好头发想探索一下,看看能够给这个行业更多启发、更多信心,如果还能让参与其中的人受益那就极好。

大家甚至都不需要给与这个事情多大的支持,因为本质上我们要做的仍然是商业。

但是,你可以观察一下,看一下,好头发到底在做什么

或许

我们能改变潮水的方向。

给发友的一封信

如果你仍然为脱发困扰,那么尝试联系我。

给发友的一封信

avatar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