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能保卫我们的毛囊

avatar 2020年1月10日11:59:21 评论 43

好头发大办公室里养着一只黑色的小精灵,叫tiger,是一只非常聪明灵巧的小公猫,深受大家的喜爱。如果你是好头发的员工,那你的日常大概率就是:吃饭睡觉,撸tiger。

谁能保卫我们的毛囊
tiger

不过自从它具备了跳上公司桌子的能力后,桌子上的绿植算是遭了秧:

谁能保卫我们的毛囊
绿植惨状

但由于猫科动物独有的柔韧与迅捷,一直没能有人抓到他的行凶过程,无法定罪。

谁能保卫我们的毛囊
浑身难受

后来同事偶然间录了一段视频,才让它伏法:

谁能保卫我们的毛囊
视频截图

为了保护环境,公司里投票选出了两种方式来保护硕果仅存的几株绿植:

① 限制tiger的出行范围
② 给绿植加个罩子

但由于种种原因,这两种方式都没能实行下来。不过老徐觉得这和脱发真的很像,一方面是想方设法想攻进来的DHT,另一边是需要保护的毛囊,无论方法是什么,最终目的只有一个——阻止二者的接触。

在针对DHT的治疗方法中,分为两种,第一种,阻止DHT的合成——抑制5α还原酶。第二种,阻止DHT接触到毛囊。头一种老徐曾经和大家分享过多次,就不再说多了,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回顾下面这篇文章,今天简单聊聊第二种方法。

脱发真相(8)--浅谈非那雄胺的替代品

众所周知的是,并非所有毛囊都会轻易受到雄激素的影响,有些毛囊天生无惧DHT的侵蚀——比如后枕部。这是因为它们不含雄激素受体(AR),研究人员认为这是由于遗传的原因。

已经有很多研究指出,雄激素受体的基因表达与雄激素脱发的发病率有关。通过对比脱发人与不脱发人的毛囊发现,AR在二者中的表达明显不同。

① 最早的阻断药物

在阻断雄激素受体AR的药物中,最有名的是RU58841,这是一个90年代就有的药物,效果极为出众。在动物实验中表现出了非常优秀的效果,可惜后来疗效和安全性一直得不到保障,上市的事情遥遥无期。

谁能保卫我们的毛囊研究人员认为未来可以应用于雄脱的治疗

② 最悲情的阻断药物

作为同是由氟他胺为原型开发出来的抗雄激素药物,RU58841大多数发友都听说过,但氟罗地尔却很少为人所知。

最难能可贵的是它具有较强的疏水性,进入学业后会很快分解,只对毛囊起到生发作用,几乎不会产生副作用。公开研究表明,2%的氟罗地尔在3个月的时间内使患者的平均生长率由76%提升到85%,9个月时提高到87%,期间并没有出现任何不适的症状:

谁能保卫我们的毛囊

③ 隐藏最深的阻断药物

小隐隐于野,大隐隐于市。作为全球应用最广泛的脱发药物——米诺地尔,经研究表明也具有抑制AR相关功能的机制:

谁能保卫我们的毛囊米诺地尔相关作用机制

这部分老徐之前有做过解读,大家可做参考,就不在多说了。

老徐往期文章:你可能对米诺地尔一无所知

④ 最新研究的阻断药物

2019年2月,一篇发布在《皮肤病药学》上的文献称,目前他们正在研究一种新的雄激素拮抗剂——皮质醇酮17α-丙酸酯(Clascoterone),用以局部治疗雄激素性脱发。目前正在进行大型的2期临床试验中分析。他们的研究证实,Clascoterone是一种很强的抗雄激素,耐受性好,且具有选择性的局部活性。Clascoterone可抑制报告细胞系AR调控的转录,其效果与5α还原酶抑制剂非那雄胺相似。同时,它还对DHT的合成具有一定的抑制作用。

谁能保卫我们的毛囊

老徐分享的这些只是几个比较典型的例子,不过是AR阻断药物中的冰山一角,还有像伊诺特隆乙酸酯(Enoteron acetate)、扎鲁胺(enzalutamide)等优秀的AR阻断药物存在。

当然,目前人们对于脱发的了解还太少,就比如脱发基因的定位,目前主流的研究认为雄脱的靶点是AR,但也并不以为着AR基因在雄脱中占据着完全主导的地位,国外一篇研究指出,在98.1%的年轻男性脱发者和92.3%的老年脱发者的雄激素受体上找到了基因限制的位点,但76.6%的非雄脱患者中,也发现了类似的限制位点。

也就是说,还有76.6%的人,不脱发的原因并非AR的原因,我们探寻脱发的脚步还未到可做停歇的时候。

最后在和大家强调一下,老徐这篇文章仅是想和大家分享一些治疗方法,虽然像RU58841这样的药物国外甚至国内都有发友在使用,但我仍然不建议没有相当专业知识的发友轻易尝试,毕竟这块的研究尚没有定论。




谁能保卫我们的毛囊



avatar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